剑墨长空cc国际网投登会员登录_cc国际网投可靠_cc国际英语免费阅读

剑墨长空

简介:剑墨长空是作者黄三安写的一部武侠题材的小说,主人公是吴离峰,常言道,少年不识愁滋味,可是他小小年纪却背负了不同常人的命运。一方面要学习高超武艺来面对江湖中的阴险狡诈,还有学的一副口齿伶俐,才能应对不同的唇枪舌剑,还要在处处黑暗的官场,谋的一席清亮之位~他说,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看他如何以武侠之声名满天下~...

《剑墨长空》精彩内容

书生再次站起来,鼻青脸肿,摇摇晃晃,似乎手扶着空气在走路,一点力气也没有。

书生已经被打趴下五次。被刀背拍倒一次,被为首的山贼拳头打倒地两次,被旁边的小草莽绊脚倒地一次,最后一次是他自己倒下的,但仍又爬起来了。

“小生……李恒,新治二年的秀才!你们这些歹徒,为非作歹,不怕遭天谴吗?天理昭昭,难道你们不知道举头三尺有神明吗?听我一句劝,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今天你们若跟着我回到县衙去跟县老爷俯首认罪,我以我秀才的名义保证,你们会得到公正的判决,顶多流放个几年,归来以后又是条铮铮的汉子,种田不好吗?”李恒站起来说完这番话,义正言辞,没有一点开玩笑的意思。

呸!为首的山贼吐了一口到李恒的脸上,“你可以吐我,但你不可以吐一个秀才。大夏律,口晦秀才者掌十下,今天我不与你纠缠,只希望你改过自新,回头是岸!”啪的一声,这为首的山贼忍不住一拳头又打过去,这秀才真的捱不住了,直挺挺躺在地上没起来过。

山贼饶过地上跪着的商人,去问那个妇人,指着地上的商人问道:“这厮是你的情人还是你的姘头?”妇人脸红起来,轻微摇头否认。

商人的素色长袍甚至还不如妇人的一身褶皱绢袍,为首的山贼不识服色,但妇人气质仍在,妇人摇头,不知真假。不过猜想一番,商人是家里掌柜,死了的小厮是奴仆,地上躺着那傻子书生估摸着是家里老大,后面那个少年应该是家里老二,这一家人算是起货了,都绑上山去,一齐问了话,多从他们家中套取些银两再杀了也不迟。

山贼打定了主意,让小草莽把这几人绑了带山上去。

吴离烽没有妄动,一来打不过,二来打斗中自己身上的银两掉了出来,可就得不偿失了。而躺地上的书生还有些许呼吸,被几个草莽五花大绑,拖着走上山。

---

山上的路七弯八折,明明能取一条直线上山,但这伙儿山贼偏偏走远路绕来绕去。吴离烽倒是看到一些不起眼的正道上有些索套,更有锋利的勾镰悬挂在树上,看来这伙山贼经验十足,上山沿途布置了许多陷阱来做防御,若不是仔细观察,恐怕难以发现,而若不是山上的人独自上山恐怕凶多吉少,这难道是用来防卫官府的?应该也只能是这样子了,这山上的山贼确实挺难对付的,看来要逃脱也是有点难。

小半个时辰,才上了山顶,寨门依托山石而建,门上笔挺挺地写了五个大字:笔头大王寨。山石上还站了几个提枪的岗哨,不时远望四处,而酒却不离手,贪杯可是容易死。

吴离烽几人被丢进了牢库,守门的是个老草莽带着小草莽,老草莽让吴离烽想起了老吴,也是一身酒味儿,但那小草莽眼神倒是澄澈,不过腰间也别了把见血的刀。

商人不住哭泣,口中承诺给多少多少银两只求一条生路,书生仍然半死不活躺在地上,那妇人呢,仍然是一副愁容,不说一句话。那伙计尸身也被带上了山,一种匪徒喊着趁热趁热将其拖着带进了屠宰坞中。

老草莽拿刀拍了拍那木牢杆子,喊扯道:“安静点!静点!再吵爷爷把你耳朵削了下酒!”未待老草莽说完商人已然闭了嘴,不敢发出一点声音,但那带泪的双颊仍然是止不住的滴水,害怕到了极致。商人家里确实有点积蓄,但都是父辈积攒下来的,自己倒是经历过几年生意场,混过烟柳巷,进过县令衙,也算有些见识,但生意场上仍不如意,倒是学会了许多奸诈算量,只是山下初一使诈便被那杀千刀的山贼一咕噜给吓破了胆,如今什么都也忘了,只是一个劲的哭。

山贼们没有搜他们的身,倒是拿去了商人的背兜、书生的背书架子,一番搜抖,除了书生的一小串文钱,商人的背兜倒是有几块碎银子,山贼们觉得这老小子不自觉,家里还能拿得出钱来赎他们这“一家子”的身,于是便让他写信给家里,商人为了保命,演了一场,信里还写着让家里打落钱财一百两给山贼让自己这一家子赎身,山贼听闻起一百两银子个个喜出望外,赶忙让几个打扮合适的草莽带着书信下山去寻。

但殊不知,商人写的送信之地竟是太平府内一个相知小校的私宅,企图这小校能凭借平日里自己给他的些许贿赂帮忙报官,来救自己几个。

不过光是一年一两银子的这点贿赂,能请得动谁去帮忙?

商人被拉扯了回来,这回坐在牢库里便不哭了,自以为耍了伎俩,只是安心坐在地上,不说一句话,不过心里仍然也有些喘喘不安。

吴离烽无聊起来,不知该怎么办,就这样一点办法也没有。倒是想过用点力气把着弱不禁风的牢杆子打折,但仍然也是逃不出去,这会儿这牢库内外恐怕就只剩下老草莽跟小草莽了,得想个什么方法赶紧得救,不然哪天被扒拉吃了,也是死得冤枉,一代大侠,能随意死在这种小地方吗?

阴沟里翻了船最是不值当。

正想事,坐着的妇人不知发什么疯,对着那本来酣睡的小草莽大喊起来:“儿啊!儿啊!我的离儿啊!”

这一喊,惊醒了也正鼾声如雷的老草莽,小草莽也醒过来,一脸稚气的惺忪睡眼,似乎没睡醒似的,但这一声喊叫确实把他吓的够呛。

她这么一喊,老草莽醒来后竟然没拿刀拍牢杆子,而是看着眼前的这个妇人,示意她别再叫喊,又看看小草莽,感觉越看越像,突然眼睛一松,仿佛是意会到了什么,但没说出来。

妇人抿嘴,眼泪一滴滴往下落,但却没再发出声来,因为她看着老草莽,也是几分眼熟。

查看cc国际网投登会员登录_cc国际网投可靠_cc国际英语

猜你喜欢

作品评论区(0条)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热门小说榜更多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

冀ICP备11002105号-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