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山之战cc国际网投登会员登录_cc国际网投可靠_cc国际英语免费阅读

蜀山之战

简介:蜀山之战是作者洊水狂生写的一部玄幻题材的小说,主人公是余飞,武林人士一生的追求就是获得天下最强武术,夺得武林至尊的名号,可是却不知这背后得有多少人的牺牲,多少家庭一次破碎,他的父母就死于武林之争,他拜师学艺,目标只有一个,就是获得盖世秘籍,当众销毁,还普通百姓一个安逸生活,报自己当年杀父之仇~...

《蜀山之战》精彩内容

却说程笑带着余飞与柳露莹以及云燕、秋菊、冬梅下了小山坡。这一路香径弯曲,粉蝶相随。两旁花色迷人眼,柳阴闻莺啼。在小山坡上看的十池、九桥、八亭、七堤、六院、五水、四山、三泉、二石、一洞,下了坡却只能看到树木与花草。香径盘旋,竟不知路的远近了。中途经过一座小桥,柳露莹问道:“程世伯,这便是九桥的其中一桥吗?”

程笑呵呵笑道:“这小桥是普通之桥,能算得上这卧龙山庄之一景么?”

余飞道:“桥两头柳树稀疏,但柳枝轻柔,与桥身之厚重粗直对比鲜明,如何不算一景?”

程笑道:“如果这也算是一景,那卧龙山庄不过如此了。”

柳露莹道:“这里既然有十池,那九桥应是连接十池的了,十池刚好九桥相连。”

程笑道:“不错。九桥连十池,如九龙横江。十池种有红莲,且每池不超过十株,妙不可言。”

柳露莹道:“那我们先看这十池与九桥。”

程笑点点头。众人沿着一条小河,走过几片竹林,忽然从竹林那边传来一阵阵的荷花香味。再绕过竹林,忽然呈现出一幅美景——平静的十方不大的池塘以九座形式不一的桥连接起来,每一座桥倒影水中,远看如新月初出。桥身白色,横卧在碧水之上,与盛开的红莲相映成趣。桥两头是垂柳,柳丝娇柔,叶子繁茂,时有黄莺啼叫,宛转动听。柳堤用块状的石条堆砌,全无人工雕琢,自然而有趣。水面轻烟飘动,与桥相交,正所谓烟柳画桥,煞是动人。池塘清波涟漪,鱼戏莲叶。十方池塘在阳光下波光粼粼,熠熠生辉。余飞与柳露莹二人站在柳树下,眺望水面,不觉心旷神怡。

柳露莹叹道:“程世伯,观这池塘,心里觉得空旷。正如古人诗中的‘潭影空人心’。对着这里的美景,心无他念,江湖一切恩怨是非如同轻风,眨眼即逝。”

程笑道:“现在你明白世伯为什么一直不肯出江湖的原因了吧。我就打算在此度尽余生,外面什么风雨,这里总是晴天。”

柳露莹道:“难怪世伯要道风院的人来找我们了。当初院主对我们说是一个人出了很多黄金请她们找人的,我应该想到是世伯你。江湖上有钱的人而且又是我爹爹故旧的除了你还有谁呢?”

程笑道:“现在还不是回来了?莹莹啊,世伯帮不上你什么忙。你爹爹的事本来世伯要亲自找木棉教人算帐的。但你已Cheng人,与余公子一起,武功之高应不在木棉教任何一个护教之下。报仇的事迟早可以的。世伯希望你们早点完事,好回来这卧龙山庄来陪我。”

余飞道:“程世伯,木棉教护教武功极高,我们恐怕还不是对手吧。再说,梁仪天阴险狡诈,端木蒙老谋深算,木蝴蝶阴险毒辣,更有武功深不可测的木棉教主。据说木棉教主还在练那不死的神功——神明身。即使我真的把开山排水练到最高境界,也不能杀了他。”

程笑沉默片刻,道:“这江湖的恩怨真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完结。想到当初我退隐之时,武林一派升平,大昌武德。当初少林的世智、代智、不智,武当的白尘道人,崆峒的上官平,当然还有你爹爹,祁大侠,加上敢说敢闹的巫毒、陆飞,轻功相当了得的朝阳道人,自以为是的昆仑子,我行我素偏袒门下弟子的云中英……太多了,如今他们都在为江湖的事Cao心。我还听说上官掌门被爱徒曹一峰下了化功散之毒,武功急剧下降。”说罢叹了一声,“江湖的事够这些老家伙们忙的了。当初我也说,他们应该尽快培养下一代,以便继承本派大业。也好让年轻一代尽快成长。他们偏偏不听,说什么要经得起数年考验,未到最后都不传位。现在好了,都老了,想传人了,门下弟子一个个不长进,这能怪谁呢?依我看来,除了李若枫之外,其他门派的弟子都是饭桶的多。崆峒的曹一峰本来剑法相当不错的,不料心术不正,真个把上官平气个半死啰。”

余飞道:“想不到世伯不出江湖,对江湖的事还是了如指掌。世伯虽说不再踏入江湖,对还是如此关心武林大事。”

程笑哈哈笑道:“公子就是会说话。程某人只不过是个好事者,谈不上关心武林大事。我们在卧龙山庄是享受的,不谈江湖中事。走,我带你们好好领略一下这湖边美景。”

众人围绕着堤坝,一边走一边欣赏这十池九桥之景。到了桥上,柳露莹拉着余飞的手,道:“余哥哥,天上有牛郎织女的鹊桥,两人在天河对望,直到七月初七才能依靠鹊桥会面。我们现在在这桥上,不知日后会不会变成牛郎织女那样天天想望呢?”

余飞道:“怎么会呢?我们一直在一起,不会分开的。”

柳露莹道:“不知怎么了,我们站在这里突然我就有了这个念头。我们一直在一起,无论是谁都不可以把我们分开的。不过,我喜欢秦少游写的‘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途。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余哥哥,我就喜欢我们可以朝朝暮暮在一起,这样两情更长久。”

程笑道:“莹莹啊,你们有悄悄话到房间里说,别让世伯听到了。”

柳露莹笑道:“反正是世伯听,怕什么呢。”

程笑道:“公子,你可不能辜负了我那侄女呀,不然老夫一定不会放过你。”

柳露莹道:“程世伯,余哥哥才不会呢。你可别把余哥哥吓着了。”

程笑笑道:“瞧你!还护着他呢。到时受委屈了,可别怪世伯不提醒啊。”

余飞道:“世伯放心。我的命是莹莹给的,所以我的人就是莹莹的,心更是她的。”

程笑道:“这还差不多。好了,你们回去再说这些话,免得我听了肉麻。我们再走走。”

众人走在堤岸上,凉风迎面,荷香袭人,好不舒畅。柳露莹边走边说道:“程世伯,今天我们都看了一洞二石三泉,还有这十池九桥,余下的八亭、七堤、六院、五水、四山想必是各具特色,一样迷人的。不如把这余下的景点我们改天再看,免得看完了下次就没有好看的了。我们就在这里垂钓,如何?”

程笑道:“十景中每一景皆有不同。如此也好,今天正好是七月十四,明天十五,晚上月色一定不错。明晚就在赏月亭上赏月。”

柳露莹道:“我们这些天来都在赶路,竟忘了现是何时了。那下个月不就是中秋了吗?那太好了。我们在天山这十年连月亮都没有看见过,这个是我们十年来第一个中秋,一定要过得好一点。这赏月亭就是八亭之一吧?程世伯,你要好好安排一番呀。”

程笑道:“当然了。到时整个卧龙山庄的人都聚在一起赏月,那时甭提有多热闹了。”

余飞道:“我们都在这卧龙山庄过中秋,大家可以猜灯迷,程世伯你得好好安排呀。”

程笑笑道:“到时你们可以吟诗作对,由我来出题,如何?”

柳露莹拍手叫道:“那太好了。记得这还是小时候在柳家庄玩过,那里可热闹呢。爹爹还请了许多武林朋友一起过中秋,至今无法忘怀。”

程笑道:“那到时候我们要不要请些武林朋友过来?”

柳露莹想了想,道:“如今江湖纷乱,还是不请为好。我们本来就想安安静静地过个中秋,外人还是不来为好。”

程笑道:“莹莹的想法与世伯的想到一起了。我也喜欢清静。我们只把在卧龙山庄的人都请过来就是,也够热闹的。”

余飞问道:“卧龙山庄有多少人?”

程笑道:“这可没有算过。在庄上的男男女女不过二十多人,加上在庄外耕种的人家,也有好几百人吧。”

余飞愕然道:“有这么多吗?”

云燕道:“公子不知我们这里人丁兴旺吗?庄主买来这么多田,没人如何耕种?我们吃的每一粒米饭都是卧龙谷里的佃户种的。平时都忙着耕种,所以见不到什么人。翻过这座山岭,就可以见到这里的佃户了。因为这里的田都被我们庄主买下来了,他们有田耕,我们有米吃,相得益彰。”云燕说时把手指了指不远的一座小山岭。(1)

柳露莹道:“我爹爹以前是商铺多,程世伯则是农户多。”

程笑道:“你爹爹银两比我多,哈哈!”

云燕道:“小姐,柳庄主富甲一方,同时又乐善好施,广交四海,朋友遍天下,名扬四海。江湖中提到柳庄主的无人不是竖起大拇指的。我家主人常以柳庄主自励呢。”

柳露莹一笑,道:“姐姐真会说话。爹爹不在,世伯就是我的亲人了,姐姐你当然也是我的亲人了。”

云燕道:“我是下人,小姐这样说可吓坏我了。只要小姐有什么吩咐,云燕万死不辞。我们都是一些孤儿,是主人收留了我们。还有的姐妹从小便被主人收养,主人如同亲爹,恩重如山。小姐是主人的亲人,也是我们的主人了。”

柳露莹道:“世伯一副菩萨心肠,江湖少有。”

程笑笑道:“世伯比起你爹爹差远啰!走,我们绕这十池走一圈,然后叫人捉几条鱼回去做了。这卧龙山庄什么东西都好吃,都是一绝。鱼,鸡,鸭,猪,还有山珍脆蕨,松菇,酸芽笋,更有长在茶树上的茶树菇,是山珍一绝。野味的有黄猄,野猪,兔狐,果子狸,犄角鹿,等等。只要你们喜欢,吃到的是外面根本没有的东西。”

柳露莹道:“世伯对吃就是讲究一点。这些东西我听着就起鸡皮,哪还敢吃呀。”

程笑道:“其他的可以委屈自己,吃可千万不能委屈了自己。”

他们围绕这十池走了一圈,这时日快中天了。原来这里太大,走一下甚是费时。再加上这里的风景极是迷人,令人流连忘返,不知不觉中时日已过。

程笑道:“公子,莹莹,我们先回庄上休息一下,该午饭的时候了。还有很多景呢,容后再细赏。”

余飞道:“我们还没有看够呢,这么快就到中午了。真舍不得回去。”

程笑呵呵笑道:“这风景天天在这里,而且每年四季都有得看。这是岭南,四季如Chun,不像北方,冬天太长了。有道是‘胡天八月即飞雪’,我不喜欢这些地方。”

余飞与柳露莹二人随程笑一同回庄用午餐。

由于天热,用餐后各自先回去午休。当日下午,云燕过来告知余飞与柳露莹二人:“我家主人要到山那边看看几个农户的生产情况,公子与小姐可跟我到池塘里钓鱼。”

柳露莹叫道:“太好了,余哥哥,我们钓鱼,我还不会钓呢,你可要教我呀。”

余飞道:“小时候在山里跟着守山爷爷学了几下。守山爷爷告诉我怎么钓,要耐住Xing子,不能急,鱼吃时先试探几次,最后才确定上钩。线一动就拉,往往钓不到鱼来。”

柳露莹道:“钓鱼哪要这么复杂,它来就来,不来就拉倒。”

余飞笑道:“每个人都像你这么钓鱼,一天都不可能钓到半条鱼。”

柳露莹道:“哼!你别小看我,等一下看看谁钓得多。云姐姐,”柳露莹对云燕道,“你给我们作证,看谁多。”

云燕道:“好呀。我看呀,公子准输。”

余飞道:“要是我输了,我就当乌龟爬。怎么样?”

柳露莹哈哈笑道:“这回就叫你当一次乌龟。”柳露莹立即拉着余飞的手,与云燕,还有Chun花、夏荷,准备齐全,即便到池塘边钓鱼。

下午之时日头西照,整个卧龙显得有点热。池塘四周的柳树也无精打采的垂着柳丝,柳树上几乎都是鸣蝉在噪叫,鱼也浮在水面一动不动。

Chun花与夏荷早已在池塘边的一棵大树下准备好椅子。余飞并不急于上饵,坐着静静地看着水面。柳露莹问道:“余哥哥,怎么不钓了?”

余飞道:“钓鱼最后是傍晚时分,古人云:‘夕日欲颓,沉鳞竞跃’,这不是告诉我们钓鱼最好是在黄昏之时吗?”

柳露莹点头道:“余哥哥就是想得周到。那我们现在就坐在这乘凉吗?”

云燕指着树上道:“公子,小姐,你们瞧!”

余飞二人并不留意这树上还有一个秋千。柳露莹道:“姐姐想得更周到,在这池塘边的树上有一个秋千,可以一边荡秋千一边在高处观赏这卧龙山庄的景色,真是太妙了!”话一说完,拉着余飞的手,施展轻功,轻轻地坐在秋千之上。

柳露莹穿的是一身淡绿色的衣裙,加上天生的美貌,与余飞白衣相映衬。看着余飞与柳露莹二人坐一起坐在秋千之上,开心地飘来飘去,云燕心里不是个滋味。

那Chun花道:“公子与小姐真是一对璧人,令人羡慕。”

夏荷道:“要是我也能打到一个与自己相爱的人,哪怕我每天跟着他浪迹天涯,我也毫无怨言了。”

云燕道:“不错。荷妹妹想的与我想的一样。人生如果能与自己所爱的人在一起,是生是死都无所谓了。”

Chun花把钓放到水里,只笑笑。云燕见余飞与柳露莹二人玩得正开心,便对Chun花与夏荷道:“两位妹妹,公子与小姐玩得正开心,我们不要打扰他们的兴致了,暂且回去吧。”

二人应道:“是!”即随云燕回庄上去。

余飞与柳露莹二人并坐在秋千上荡来荡去,好不开心!

余飞先说道:“莹莹,我们好久没有这么开心过了。在中堂与林姑娘一起,也开心。但却不像在这里这般轻松。”

柳露莹道:“这里比世外桃源还好。难怪程世伯在这里从此不问江湖中事。”

“等大仇报了以后,我们一定住在这里,陪程世伯老此终生。”

“嗯!”

“到时我们的孩子还要让他来抱呢。”

“啐!谁说要帮你生孩子了?不害羞!”

“你不帮我生,我找别人生去!”

“好呀,你去,只要你有这个胆子。”

“不敢!不敢!”

“量你也不敢。哼!”

“你不生,我有什么办法呢。”

“那当然了,总不能老是便宜你了。别忘记了,是你嫁给我不是我嫁给你,你得听我的。知道吗?”

“是!”

这时听到一阵哈哈笑声。余飞看去,是程笑来了。程笑笑道:“这才好,我的侄女可不是你说怎样就怎样的呀。”

柳露莹道:“世伯,你这一说,可把我说成个母老虎了。”

程笑道:“哪里,我侄女温柔如水,贤良淑德,知书识礼,能诗善画,简直是天上有地上无的才女。放眼江湖,无人能比。”

柳露莹听程笑这么赞扬,脸也红了。与余飞下了秋千,道:“世伯说得……”

程笑哈哈笑道:“江湖人都是这么说的呀。好了,你看我准备了什么?”

只见云燕、Chun花、夏荷等人把笔墨纸砚已全放在树下了。还准备好果品点心。程笑道:“来来来,今天我们在这池塘边一边钓鱼一边画画。莹莹,你得写几首关于荷花的诗来,我写下来挂厅上去。”

柳露莹问道:“世伯你刚才就是去弄这东西了?”(2)

程笑道:“对呀。”

柳露莹道:“从我进卧龙山庄时见到桥上,门旁,门额上都是你的字吧?”

程笑一边铺纸一边道:“我的字呀,比不上你爹爹的。”

余飞道:“我之前生活在深山里,爹爹不教我学诗画。”

程笑道:“莹莹可不同了。七八岁能诗善画。江湖乱纷纷的,在这里才能安心地去弄两下,到了外面只能弄刀剑了。”

柳露莹道:“我看世伯的字,不像是写字,是在练功。”

程笑笑道:“莹莹好眼力呀!书道与武学一向相通,笔法与剑法同出一源。”

柳露莹道:“那世伯今天让我写点字,是看我的武功如何,对不对?”

程笑道:“你这丫头,真是什么都瞒不了你。不过,我们暂不管武功如何,只管写字便是了。”

云燕道:“早听说小姐从小好读诗书,还能过目不忘,开口能诵,见物即能吟。”

柳露莹道:“姐姐说笑了,莹莹哪有这般本事。”

程笑道:“不管如何,莹莹,你得以荷为题,这就给我弄一首出来。”

柳露莹深思片刻,道:“曾在天山之洞,中有奇书,却不曾有诗词歌赋之类的书。久不读书,只怕太强差人意。世伯与姐姐不要见笑才是。”

云燕道:“小姐过谦了。”

柳露莹凝视这水中之荷,一朵朵亭亭玉立,便吟道:“纷乱江湖风雨狂,此中清静叹方塘。数枝红粉清波笑,几盖碧青绿梗长。谁把红颜昨夜种,便出污淖一早香。应怜池水有红玉,嘲笑江湖太无常。”

程笑微笑道:“莹莹的七律一点都不含糊呀。”

柳露莹道:“世伯笑我了。这么多年,哪里还能写。这七律凑拼的,意境不佳。”

程笑道:“还不错。大概是在太久不写诗了,但总的还不错。哎,这江湖就是不能让人好好地过个日子。”说罢提笔,把柳露莹所吟之诗书写下来。然后叹道:“刀剑难与诗书乐,此中自有儿女心。”

柳露莹道:“还是世伯得佳句呀,莹莹的比不上咧。”

程笑道:“这是你的诗给我的感叹呢。”

云燕道:“我家主人,平时也喜欢吟一两句。这回小姐与公子来了,主人你何不也来两首相和呢?”

程笑笑道:“你这丫头,又要叫我出丑了。”

云燕道:“奴婢平时常听主人吟有‘花自无时谢,燕随Chun社回’,‘不羡桃红与柳绿,应知时逝便头白’等句。我虽不识诗句,但还能猜出点意思来。主人平时独自吟咏,无人相和,如今小姐与公子都是饱学之人,岂不正好吗?”

柳露莹道:“原来世伯平时独自吟乐,只是句中也不免忧愁。世伯虽过得逍遥,也有不乐之时呀。”

程笑叹道:“人非草木,倍感孤单,故而长叹。你们要是长住于此,世伯便不会如此了。”

柳露莹道:“世伯,我们在天山十年,来到这里,如同归家一般,教莹莹如何舍得离开呢。起码我与余哥哥在这住上一年半载再说。”

余飞道:“莹莹说得是。我与莹莹在此,你当是儿女一般。大仇报得后,我们一定回来这里,再也不出去了。我们早已厌恶江湖上的刀光剑影,若非木棉教,我便在深山里不出来了。莹莹也在柳家庄好好地生活着呢。”

程笑道:“都过去了。江湖就是这样,就算没有木棉教,还会有其他教出现。江湖就是这样,平静久了,便再会乱。乱久了总归平静。我在这也有二三十年了,可谓是惯看秋月Chun风了。且不说这些,适才我们谈论诗句呢,江湖之事只会乱我兴致。”

云燕道:“这卧龙山庄一年四季美丽如画,奴婢也时常心有喜悦。不如先由奴婢占一首,主人与姐姐、公子接着和。”

柳露莹道:“莹莹初进卧龙岭时便听到姐姐的歌声。这歌空灵绝妙,想必是出自姐姐之手。姐姐之句,必定奇妙。”

云燕道:“小姐在取笑我了。”她云环视四周,略思一阵,便吟道:“人间仙境于何处?世外桃源正此中。花色四时蜂蝶乱,Chun眠一梦睡莲红。”

柳露莹拍手叫道:“姐姐的七绝竟然有如此境界,真叫妹妹我佩服。”柳露莹也接着口占一绝道:“莫道Chun归随处尽,常言花谢不常开。卧龙岭下终年艳,流落仙人唤不回。”柳露莹吟完,即道,“姐姐之句,先总说此处之美,后以花色及蜂蝶点缀,实在巧妙。莹莹这首还是比不上姐姐的。”

云燕道:“小姐的‘流落仙人唤不回’一句把我们卧龙岭之景写得胜似仙境,奴婢的如何能与小姐的比呢。”

程笑道:“都不错,我看是各有千秋。”对余飞道,“公子,你也来一首。”

余飞笑道:“我不好读书,世伯见笑了。”他看看这景色,但见弱风起柳,湖光潋滟,低头略思一会,道声“献丑了”便吟:“一缕柳风三缕翠,半湖天色半湖澄。人间此境从何比,怕似梦中游太清。”

余飞刚吟罢,程笑忙笑道:“公子出句不凡呀,可教老夫佩服了。”

余飞有点不好意思了,道:“世伯夸奖,晚辈实在受不起。在天山之上,洞中无以为乐,莹莹曾教我五律七律,背一些唐诗宋词。晚辈至今忘得差不多了,还望世伯多多指点才是。”

程笑笑道:“年轻人,后生可畏。不错,老夫的侄女婿就是不错。你爹爹本来也是一介书生,却就成了开山排水神功的唯一传人。公子真有乃父当年之风范。”

余飞道:“爹爹自幼不教我习文,更不知爹爹也是风雅之士。”

程笑道:“余腾大侠因遇摩天居士才改为习武的,最初寒窗苦读,一心要考取功名呢。终因朝庭**而不得志,后随摩天居士学艺。只可惜呀……”说罢长叹一声。

余飞道:“世伯不必叹气,这梁仪天晚辈必定杀他,以祭爹爹、祁伯伯与柳叔叔一家人的在天之灵。过去之事,世伯也不必多想。”

程笑道:“难得公子想得这么开,那就好。”

这时,秋菊与冬梅二人端着两盘红红的果子上来。这果子不似普通之果,全是通红,晶莹剔透。秋菊把果子放到桌上,用刀慢慢切下,只见到一些果酱连同果籽一起从里面流了出来。余飞与柳露莹二人均未见过这果,都奇怪地看着。

余飞问道:“程世伯,这叫什么果?”

程笑道:“先吃一块,试试味道如何。”

余飞手拿一块,放到口中。但觉一股香甜的味道传到全身,这味甜中又带一点酸,特别可口。吃了一块,再拿一块放到柳露莹口中。柳露莹同样被这特别的味道感到惊讶,她问程笑道:“世伯,这叫什么果子?”

程笑道:“这叫‘狼果’。是远洋出海的船队带回来的,国内未曾有过。”

余飞道:“好多果子都听说过了,就是没有听说过狼果。”

程笑道:“这果子本来生在荒野,株不算高。人们采回来时不知这果能不能吃,没有人也尝试一下。人们便把这果子叫‘狼果’。后来听说有一个画家把这果子拿来画,看着如此好看的果子,便大胆尝了了口,结果没中毒。于是这果到处有人种。我们中土至今还没有呢,是我托朋友出洋时特意带回来的。没想到的是,这果子特别容易种。我们不仅把它作果来吃,还拿来做菜呢,味道特别好。”

余飞叹道:“程世伯这里真是应有尽有,我们住上一辈子都不会寂寞了。”(3)

程笑道:“以前老夫觉得有时会寂寞。自你们来了,我就不会寂寞。如果你们走了,那更加不知会如何啰。”

柳露莹道:“世伯,你放心,只要我们还活着,我们一定会回来的。”

程笑道:“傻孩子,你们当然能活着回来。别说这些话了,在这里,我们就要开开心心地生活。江湖不是人呆的地方,这里才够安静。”

众人一直谈论到夕阳西下方才回去。

自余飞与柳露莹二人进了这卧龙山庄后,近一月来,程笑天天都安排得妥妥当当。余飞二人的吃、住、衣、行、玩都是无微不至。这对于没有了爹娘的余飞二人来说,自然感激之至。对此,柳露莹总是悄悄对余飞道:“余哥哥,世伯这样对我们,叫我们如何舍得走呢。”

余飞笑笑,道:“我们迟早都会回来的嘛。”

柳露莹有点彷徨了,道:“我们现在连木棉教在哪里都不知道,如何找得到呢?武林各大门派也是乱纷纷的,白前辈与上官前辈两人不知能不能打各大门派的人聚在一起共同对付木棉教呢。我们就这样跟着院主她们来了卧龙山庄,江湖的事无从得知了。余哥哥,其实在这里就是好,安静,快乐。外面风风雨雨,我很想不出去了。”

余飞知道,经历这么多事,柳露莹已经很累了。她要的是一个安静的地方,两人好好地在一起。其实余飞何尝不是这样想的,但这血海深仇又该如何呢?每当柳露莹这样对余飞说时,余飞心里也不免一阵彷徨,但很快还是平静下来。这仇当然只有先报了,然后再回到这个迷人的卧龙山庄来。柳露莹自然明白余飞在想什么,每次总是说说,之后还是与余飞的想法是一样的。柳家庄上下几十口人一夜之间被木棉教人杀了,就算是再柔弱的女子,同样充满仇恨。柳露莹幽幽地看着余飞,余飞微微一笑,道:“我们很快就会报得大仇的了。李大侠下四下寻找木棉山,不久定会有消息。程世伯不是说了吗?一旦外面有消息,他会告诉我们的。”

柳露莹道:“但愿世伯很快能打探到消息吧。我们来这卧龙山庄也好些日子了,还要等多久呢。”

余飞道:“算算也快一个月了吧?眼看就快进入秋天了,日子就是这么快。”

柳露莹道:“我们下天山,到现在,大半年了。要不是程世伯托道风院找我们,我们现在就不会在这卧龙山庄。”

余飞道:“那应该是在开山派那里,我们一定受尽云中英这伙人的折磨。”

柳露莹一咬牙,道:“他的那两个徒弟我讨厌死了!”

余飞笑道:“下次我们连云中英这老头子也好好教训教训一顿。”

柳露莹道:“那我们出手不能太轻了。”

********

转眼已是八月中旬了。但卧龙山庄依然迷人。花色灿烂,芳草鲜美,山林青葱。只是所开的花比较少了一点,没有了往日的燕啭莺啼、蜂乱蝶阵,山中有树叶泛红,河水比往时减少。最明显的是池里的荷花,叶子逐渐枯老,荷梗发黄。池边柳叶已落大半。

因明天便是中秋,卧龙山庄的人这一天上上下下都在准备过中秋的东西,这比往时更忙了。由于卧龙山庄下人多,程笑根本不用余飞与柳露莹二人帮忙,使余飞二人清闲下来。

程笑对余飞二人笑道:“明天便是中秋佳节,我们得好好过。明天就在赏月亭上,准备好月饼与果品,加美酒佳肴,一边赏月一边高谈阔论。这么多年了,今年的中秋就要与往年的不同。哈哈……”

柳露莹道:“世伯就是想得周到。明天的中秋,一定非常有意思了。在开山上,年年都不知道哪一天是中秋。天山终年积雪,洞里不知日月。十年了,终于过上个中秋节来。”

程笑道:“所以我才会这么紧张去安排。说不定过了中秋,你们便要离开。你们在一天,我就高兴一天,也要让你们高兴一天。”

余飞道:“程世伯为我们的事Cao心,真叫我们过意不去。”

程笑笑道:“公子这话就见外了。什么你们我们的,你们能留在这,我不知有多高兴啊。不是这样,我哪对得起余腾大侠祁大侠及柳庄主呀?”

柳露莹道:“爹爹泉下有知,有世伯这样照顾莹莹,一定会感到安慰。”

程笑道:“这也好让我死后向他有个好的交待。”

余飞道:“程世伯,你刚才怎么会说过了中秋我们就要离开这里呢?”

程笑道:“随便说说的,反正你们什么离开这卧龙山庄都一样,你们又不是不回来。”

柳露莹微笑道:“我和余哥哥打算不出去了,就呆在这卧龙山庄里头,赖着不走。等到你被我们烦透了然后赶我们走。”

程笑“呵呵”笑道:“我巴不得你们赖着不走呢。”

柳露莹道:“世伯你不怕我们来个反客为主呢?”

程笑道:“你们留在这里,这卧龙山庄不是你们,还会是谁的呢?”

余飞道:“程世伯你说笑了。这卧龙山庄可是你大半辈子的心血所在啊,就算我们真的在此长住,也万万不能这样做。”

程笑爽朗道:“你这话才是说笑了。这么大的一个卧龙山庄,叫我带到棺材里去不成?当然,我不是把这山庄送给你们,而是让你们在我死后好好管理这山庄。这样行了吧?”

程笑虽然这样说,意思还是一样的。程笑这话不无道理,他死了,这山庄对他来说还有什么用?生不带来死不带去,自然是留给余飞与柳露莹的了。

程笑接着道:“不说这些。我得去好好准备一下,还要做一种特别的月饼呢。你们先到赏月亭看看该如何布置,要布置的直接叫云燕差下人过来便是。我忙去了。”说完便进厨房里去。

余飞与柳露莹二人一同走到赏月亭。这常月亭便是卧龙山庄的八亭之一。八亭为醉书亭、浅吟亭、对奕亭、赏月亭、知音亭、闻香亭、戏鱼亭与鸳鸯亭。中秋佳节,自然是赏月亭最为适宜。

这赏月亭在池塘一角,三面临水。亭后数座约与房子一样高的假山。亭比平地高出约半丈,比别的亭要高。由于亭的四周无大树遮蔽,假山旁有桃花数株,假山之上刻有苏东坡的“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两句词,落款为“丙戍之秋程笑题”。笔力矫健,刚柔互挤。与赏月亭上的“赏月亭”三字相对,各有一番情趣。

余飞道:“程世伯真乃风雅之士,当今江湖能有程世伯这般人物,实在难得。若非程世伯退隐江湖多年,哪得这般闲情逸致呢。”

柳露莹道:“一个习武之人,文武兼修。江湖舍程世伯更有何人?外面风吹雨打,这卧龙山庄的人安居乐业,过着世外桃源的日子。人们自供自给,过得逍遥自在。从世伯这笔意中可以见到世伯的心境是何等闲暇。”

余飞细看一番,道:“程世伯上次在池塘边所写的字与这次所写的字似乎不同。上次所写,笔意锋利,下笔之时少了一份闲适。”

柳露莹听余飞这么一说,想了想,道:“还是余哥哥说得对。记得进来时我们看到的桥上、门口两边、横匾上的字与这几个字相似,独上次他写我们的诗时用笔有所不同。是否因我们到来改变他的心境了,所以字风也在变呢?”

余飞道:“应是如此。见他欣然下笔,难掩喜悦之色,因而字风也在变。”

柳露莹微笑道:“这样的话,我们一走,可能世伯的字风变得更加厉害了。”

二人笑笑,上了赏月亭。这亭三面临水,时正是黄昏,夕照铺在水面上,波光金碧辉煌,玉荷摇曳,映照在余飞二人脸上,犹如镶上一层金子。余飞看着柳露莹红红的脸,更觉娇艳迷人。他看着看着,竟有点痴了,道:“莹莹,你真好看。”(4)

柳露莹微笑道:“那当然了……”

正这时,忽然听到有人在附近,这脚步声不像是程笑的,也不像是卧龙山庄那些下人的。余飞觉得有点奇怪,隐隐约约感觉这脚步声就在假山之后。余飞便使眼色给柳露莹,柳露莹会意地点点头。二人立即同时跃出,双双飞身到假山之后。但见一个身影更快地朝后山的方向走去。余飞与柳露莹二人紧紧追随。那人轻功相当了得,余飞二人一直不能追上来。在离卧龙山庄越来越远的一片树林里,这身影忽然停下来。

那人背对着余飞二人,这背影似曾相识。余飞问道:“阁下是谁?如何到这卧龙山庄来?”

那人慢慢转过身来,令余飞二人大吃一惊。正要叫出声时,那人却示意不可声张。来者不是别人,正是消失在武林人士数月之久的李若枫!李若枫既然出现在卧龙山庄,当然是有重要事情了。这卧龙山庄极为隐蔽,李若枫却找了过来,所为何事呢?

李若枫对余飞二人微微一笑,轻轻道:“我到此来,公子与小姐切莫惊动任何人。”

余飞二人点点头。

李若枫道:“你们先回去,免得被程怀疑。今晚三更时分,你们悄悄到那个山洞里来找我,别让任何人知道。”

余飞二人不知李若枫到底要做什么。他这样说,自然有他的道理。二人便点点头。李若枫轻轻一笑,便施展轻功,消失在余飞二人面前。

回到山庄里,正好是晚餐时候。程笑见二人回来,道:“我道是你们对我这卧龙山庄之景流连忘返,总算回来了。”

余飞道:“我们到八亭上玩,然后又去荡秋千了。”

程笑道:“年轻人就是这样,只顾着谈情说爱了,呵呵。”

柳露莹低声道:“世伯哪里话了,让莹莹怪不好意思的。我与余哥哥什么话都说完了……”

程笑“哈哈”笑道:“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等你们再次回来时,我非得把你们的事办了不可。这山庄呀,好久没有热闹过了,你们的事,我得好好摆上他十几桌酒席,办得热热闹闹红红火火的。”

众人用餐毕,各自回房。时夜三更时分,余飞与柳露莹二人悄悄出庄,到了山洞上找李若枫。李若枫果然就在那里等着。这洞点的灯光并不十分明亮,却能清楚地看到李若枫的样子。李若枫叫余飞二人坐下,问道:“梁仪天没有发现你们出来吧?”

余飞二人一愕,道:“梁仪天?在哪里呀?”

李若枫一笑,道:“你们呀,与梁仪天朝夕相处了这么久,却还不知道呢!”

余飞道:“那可是程笑程世伯呀,怎么会是梁仪天呢?”

李若枫微笑道:“你们的程世伯早死了。”

“死了?”

“不错!”李若枫慢慢道,“真正的程笑已经被梁仪天杀了,他梁仪天却经过易容,就成了程笑了。”

余飞二人半天没有反应过来。李若枫又笑了笑,叹道:“公子,小姐,你们还不知道梁仪天的厉害呢。他自荣升木棉教副教主后,木棉教里大大小小的事都是他一个人说了算。这卧龙山庄风景优美,是木棉教的一个最好的训练基地。那些所谓的下人全是木棉教的女杀手,梁仪天他天天过得逍遥自在,比我还潇洒多呢。”

余飞问道:“李大侠,你得把话说明白点,我与莹莹都给弄糊涂了。”

李若枫慢慢道:“其实你们在赏月亭上发现的字与梁仪天那天与你们吟诗作对那天所写的字根本不同。因为这分明是两个人写的字,怎么会相同呢。”

柳露莹道:“李大哥哥,那你岂不是一早就进来卧龙山庄里了?”

李若枫道:“不错,你们前脚进,我后脚也到了。”

柳露莹道:“那我们怎么一点都不知道。”

李若枫笑道:“如果让你知道了,那我就不是李若枫了。”

柳露莹点头道:“那倒是。李大哥哥做事,自然不同寻常。那你为什么会跟我们一起进来这里呢?”

李若枫道:“不光与你们一起进来。就在莲花山时,我也在场。我还清清楚楚地看着你们把萧青子赶走呢。之后再看着你们跟道风院的人走了。”

余飞道:“原来你说也来参加绿林荔枝大会,最后还是参加了,只是不现身而已。黄石居士的出现,我们应该想到李大侠你一定也在。”

李若枫笑道:“如果我不在,江湖中谁能请得动这个黄石居士呢。”

余飞道:“这个我们当时都没想到。这个梁仪天是如何把程笑杀了的?”

李若枫道:“按程笑的武功,梁仪天当然没有那么容易杀了他。据我所知,程笑当年曾与梁仪天几乎战成平手。这次把程笑杀了,有两种可能。要么是让程笑像上官前辈那样下了化功散,要么是木棉教主亲自出手。不管哪种可能,真正的程笑已经死去了。目前这个人就是梁仪天。”

余飞道:“我们都没有见过程笑,是真是假是无法认得出来的,但梁仪天的样子我无论如何都能认得出来。这个程笑一点都不像梁仪天呀。”

李若枫道:“公子可知真正最好的易容方法是什么么?”

余飞摇头道:“再好的也不能与真的人一模一样。梁仪天又如何可以以假乱真呢?”

李若枫笑道:“梁仪天杀了程笑后,用残忍的手法直接把程笑脸上的皮剥下来,然后再用药炮制过,这便与真没有两样。”

余飞点点头,道:“原来如此。那李大侠,你是如何得知程笑被杀的?”

李若枫道:“我与你们一同进入卧龙山庄,到处明查暗访。就在你们钓鱼的那个池塘里,某天夜里,我闲着无事,也钓了一下鱼,鱼钩钩住东西。我用内力把线一拉,发现原来是一副骸骨。我再打捞一下,捞出程笑经常抽烟的烟斗。凡江湖前辈都知道,程笑这个人无论到哪里,手里就是一根烟斗。这其实就是程笑的武器。梁仪天知道你们从来没有见到过程笑,当然不知程笑会抽烟的。他杀了程笑后,把程笑连人连物全部丢到池塘里。然后带着木棉教的女杀手,把卧龙山庄占为己有。起初我还不太肯定,后来我一直观察,却发现梁仪天对木棉教发出一些手谕,还发现木蝴蝶也进来了。于是我才肯定这个便是梁仪天。”

余飞心里一阵激动,道:“既然此人是梁仪天,那么我们这便可以直接把他杀了。”

李若枫道:“公子且莫急于一时。现在的卧龙山庄不是以往的卧龙山庄,梁仪天早已把这山庄重新布置,到处都是机关。要杀梁仪天当然不容易。就你们住的那房子,只要他一按机关,立即就可以把你们抓住。我曾试过数次要进庄里去,却总是进不了。稍有不慎,便会触发机关,束手就擒。如今你们只有装着什么都不知道,之后我再慢慢想办法。”

柳露莹道:“那梁仪天千辛万苦地要找到我们,那这个道风院的人岂不是梁仪天的人了?”

李若枫道:“不错。这道风院便是木棉教的女杀手,修罗女与萧青子一样,都是木棉教杀手的头目。男杀手头目是萧青子,女杀手头目是修罗女。”

柳露莹半晌说不出话来,原来她一直当成姐妹一样的道风院竟是木棉教的女杀手,她简直不相信这就是真的。

李若枫叹道:“莹莹,江湖就是这样的,真真假假。道是无情本有情,道是有情却无情。我知道你与道风院的人很好,情同姐妹。如果她们不是木棉教的女杀手,那该多好呀……”

柳露莹幽幽道:“那她们是受梁仪天委派,到天山把我们捉回来。在莲花山上修罗女要杀白芷,根本就是要引我们跟她们走了。所有的都是在演戏。修罗女之所以拼死救我们,只不过是不能违背梁仪天的命令而已。余哥哥呀,我们为什么到现在才知道呀。”(5)

余飞叹道:“如果不是李大侠,我们还蒙在鼓里呢。”

李若枫道:“不光你们,我们当初也是不知道的。现在也只有我们才知道,江湖上哪里知道呢。”

余飞道:“如此说来,道风院的人还在卧龙山庄里了?”

李若枫点头道:“不错。梁仪天对这些女杀手管理物别严格,没有他的命令,她们哪里都不能去,什么人都不能见。听说木蝴蝶这个色鬼曾几次对那些年轻貌美的女杀手动邪念,都被梁仪天给约法三章了。教中如果男杀手与女杀手相爱了,那只有死。”

柳露莹道:“梁仪天当初叫修罗女到天山找我们,为什么不把我们杀了?还千辛万苦地把我们接回这卧龙山庄呢?”

李若枫摇摇头,道:“我也不大清楚。公子对萧青子的相貌有什么看法么?两人不是兄弟,相貌却是一模一样的。这应是梁仪天的杰作吧?”

余飞道:“我也非常奇怪。那萧青子与萧铃子是两亲兄弟,相貌反而不像,却与我的相貌相似。估计应是梁仪天故意把萧青子的相貌改成与我的相貌一样的吧。但这又是为什么呢?”

李若枫道:“如今再变成程笑来骗你们回到卧龙山庄,依我看来,你们可能没办法出得去了。自在莲花山一事,萧青子带人要围攻武林各大门派,却因为你而放弃这个大好机会。梁仪天对此事一定非常恼火。上次我看见木蝴蝶进来,大概应是为此事而来的。估计梁仪天一定会处决萧青子的。”

余飞道:“李大侠的意思是说,梁仪天杀了萧青子,然后由我来代替他?”

李若枫沉思一阵,道:“还不十分肯定。相信不久便会明白的。”

余飞问道:“那目前我们该怎么办呢?”

李若枫道:“你们依然当作什么都不知道,到时再见机行事。我会一直暗中观察的。建议公子先别动手杀梁仪天,目前要杀他根本就没有可能。反而是你们的命掌握在他的手中。梁仪天武功高深莫测,即使公子有盖世神功,你临阵经验不足,神功没有完全学好,可能不会是他的对手。更何况这里的一切我们都不知道,机关重重,危险四出。另外,梁仪天还在这里养着一种特别的蚕,是云南一带的树蚕。这蚕丝刀剑无法砍得断,一旦被绑,休得脱身。公子千万别轻举妄动。只要你们不动手,估计梁仪天是不会杀你们的。”

柳露莹道:“我们还想灭了木棉教后再度回来这里呢。看来这也只不过是一场梦。”

李若枫道:“那倒未必。这卧龙山庄风景迷人,梁仪天死后,这里才是个不错好地方。过着世外桃源的生活,人生能如此,夫复何求呢。”

余飞道:“莹莹,到时候我们回柳家庄也好呀。”

柳露莹点点头。

余飞问道:“李大侠,梁仪天就在这里,那木棉山就该就在这附近吧?”

李若枫道:“目前我还是不知道木棉山所在地。所以一直不敢现身。能找到梁仪天,自然能找到木棉山。”

柳露莹点点头。接着又问道:“李大哥哥,上次妹妹到处找你。那时你还与黄石居士在一起吧?你没看到她吧?”

李若枫笑了笑,道:“那丫头……黄石居士与我说了,她跟着居士到了罗浮山,在居士的书院里住着不走,说非要等到我回来不可。”

柳露莹道:“李大哥哥,我看得出,妹妹她好像对你有意思呀。”

李若枫道:“那丫头是玩玩的,还不懂事。可能是觉得我好玩一点吧,所以才……小孩子家,没什么的。”其实李若枫在中堂时便感觉到林月燕对他的有点意思了。只是李若枫觉得林月燕还小,不大懂事。但林月燕的可爱在李若枫心里还是十分清晰的,只是他自己也不会相信,都三十好几的人了,怎么会喜欢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女孩呢。柳露莹这样一问,嘴巴只能这么说,心里却有点乱。不用说,李若枫自己心里都十分明白,这小丫头的出现,他再也无法忘记。每到一个地方,总有想见见林月燕的念头。

柳露莹问道:“你真的只觉得她只是个小孩子吗?”

李若枫略顿一下,道:“唔……”

“我不信。她都大姑娘了,你不可能对妹妹她一点意思都没有。你平时说话做事都是果断有力的,刚才说话不像你平时的作风。”

李若枫心道:“这莹莹好眼力呀,居然逼问我了。”笑了笑,道:“她的确讨人喜欢……”

没等李若枫说完,柳露莹道:“那你承认你喜欢她了?”

李若枫有点不好意思了,道:“莹莹,今晚不是说这事的。林姑娘她还小呢,我年纪都这么大了,不合适。”

柳露莹道:“年纪大不是问题呀,关键是你真的喜欢她,她也喜欢你。而且她真的喜欢你了。”

李若枫一时不知该如何说,“莹莹,很多事你还不懂。我要离开了,你们也早点回去,免得梁仪天怀疑,到时事情就不好办了。”

柳露莹道:“那你好歹也得找到她呀,她在到处找你呢。”

李若枫道:“黄石居士会保护她的,还有丐帮的冷帮主一行人,不用担心她。”

柳露莹道:“我不是说这个问题,怕她找不到你她会难过。我这个妹妹平时都是开开心心的,遇到这事她是无法平静。有时不知该怎么办,她师父又不在她身边。”

李若枫道:“这些事当然得有点挫折,也好让她成长起来。”

柳露莹道:“可是她平时老是想着你。上次绿林荔枝大会时你说会出现,结果见不到你人影,她可气呢,还死死追问黄石居士关于你的下落。”

李若枫笑了笑。在他眼中,柳露莹与林月燕都还小,才初出江湖,哪里会懂男人之情了?柳露莹直接追问,也不注意一下李若枫一个大男人对于这种事是多么尴尬。与林月燕相差了十几年,两个人会有结果吗?李若枫本身一个人自由自在了这么多年,从来不把这些事放在心上。这回倒是有了点牵挂,心里却没个主意了。考虑到现在在卧龙山庄之中,梁仪天随时都会发现的,处境十分危险。儿女私情还得容后再说。他便对柳露莹道:“莹莹啊,这些事,一时是说不清楚的,过后再说吧。今晚你们出庄,久了会引起梁仪天怀疑的,你们还是先回去。不然到时你们和我都会有很大的麻烦。”

余飞道:“莹莹,李大侠说得对。我们是不是该先回去呢?”

李若枫听到余飞还是叫他“李大侠”,便道:“公子,你以后别李大侠顾大侠的叫我了,也像莹莹一样,就叫我李大哥吧。”

余飞道:“那你也别叫我公子了,直接叫我名字。好不好,李大哥?”

李若枫点点头,微笑道:“好,就叫你飞弟。好了,你们先回去,下次我再找你们。”

余飞道:“那李大哥,你要到哪里去呀?”

李若枫道:“放心,卧龙山庄我比你们都熟,梁仪天无论如何都不会发现我的。”

余飞道:“那好,李大哥,你要小心点,我们先走了。”

柳露莹似乎还有话没说完,但已经被余飞拉走了。

李若枫看着他们消失在夜幕中,不禁叹了一口气,最后也消失在夜色之中。

未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查看cc国际网投登会员登录_cc国际网投可靠_cc国际英语

猜你喜欢

作品评论区(0条)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热门小说榜更多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

冀ICP备11002105号-12